公告:

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全民普法教育的指示精神 ! 数字化经济的浪潮已经悄然到来!让我们共同迎接数字化新时代带给我们的便捷
电话: 010-53685303 网址: www.CCTVshyf.com www. CGTVshyf.com www.CDTVshyf.com 监督电话: 18601087810 邮箱: cctvfz@126.com 证件查询

爷孙俩 ——廖家胜

时间:2023-04-19 阅读:250257 来源:中国数字电视社会与法栏目新闻采编中心

分享到:

爷孙俩|廖家胜


这段时间老是感觉莫名的寂寞。

之前嘟嘟跟我有个拉勾约定,想我时打电话,还说和我视频,都过去半个月了,还没一点动静,我左等右等好焦虑,孙子呀孙子,你咋说话不算数了呢?

小年头一天,举家回襄阳过年,嘟嘟被接到姥姥家。姥爷姥姥把他当作心肝宝贝,亲不够爱不够,自然小家伙也给他们带来无尽的欢乐。返程时姥姥要把嘟嘟留下,说等他三岁生日时再送他到重庆。我理解亲家的感受。人间最重是亲情,把快乐分享能让亲情变得更加温暖与美好。

今年闰二月,按阴历算距离三岁生日还有三个半月。日更100天啊,好漫长!我依依不舍地牵着嘟嘟的手,边走边说着暖心话儿。

“爷爷到重庆后,你想爷爷不?”

“想!”

“想了咋办?”

“给爷爷打电话,和爷爷视频。”干脆利落,像个男子汉。

我满脸都是笑,心里比吃了蜜还甜。

为了承诺具有约束力,我要求拉勾,爷孙同时抻出小拇指,缠绕相勾,喊道: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都算数,说了不算是小狗!”

当年我和孙女婉儿也这样拉勾,谁曾想姐弟同出一辙,真乃一脉相通。

嘟嘟是个开心果,带孙子让我累中有乐远离烦恼。这乐显现在欢声笑语中,沉浸在生活情趣里。连日来,这幸福时光像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,那哭那闹那骄那笑那道不尽的诗意人生,不断在梦中萦绕。

因裁军一些军事院校被撤并,在此背景下儿媳所在院校从襄阳迁往武汉,又从武汉迁至重庆,三年搬了两次家,好烦人的。受疫情影响,嘟嘟当时没随家人一起到重庆,直到郑渝高铁襄万段开通后才把他从姥姥家接过来,这时他两岁三个月。此次襄渝之行是他第一次坐火车,从进站的那一刻起一直很兴奋,那车箱那车窗那坐椅,还有那旅客的奇装异服,所有的所有,一切的一切,他都感到是那样新鲜那样奇异,那样赏心悦目,他小嘴不停,叭嗒叭嗒的问这问那。火车开了好一阵子了,他忽然问我:“爷爷,火车怎么没有哐当哐当呀?”我猜想,他一定在哪里见过那种老式火车,心里正纳闷:这火车咋和那火车不一样呢?是啊,咋不“哐当”了呢?我也有点茫然,但又不想用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的话去搪塞。人不能太虚伪,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在孙子面前更应该身为示范为人师表。我说爷爷不清楚,等会儿告诉你,便打开手机,迅速在百度上找答案。度娘说,过去铁路线钢轨接头有缝隙,火车行驶时便产生剧烈震动,发出“哐当哐当”的噪声;现在普遍采用无缝线路,增强了行车的平稳性,才没有那种噪声。我把这段文字变成口语化说给嘟嘟听,他眨巴着眼睛,笑了。

重庆地处四川盆地东部,大江与大山在此碰撞交汇。独特的地理环境,造就了鲜明的气候特征,雨水多,光照时间短,日照百分率仅为25%—35%,远低于全国平均率。初来咋到嘟嘟不习惯,不喜欢这里的“巴山夜雨”,更讨厌太阳总偷懒,上班时间经常藏猫猫。每逢天色灰暗的时候,他心里像是挂着一块灰色的帘子,总有种失落的感觉。一旦太阳露出笑脸,天是蓝的,云是白的,他就心花怒放,显得特别开心,特别活跃,总会情不自禁的发出感叹说:“哇!蓝天白云”“今日阳光明媚”“今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!”他望着天空把话说得恰到好处。这些词句都是从“小度人工智能音箱”中听到的,他竟然记得一字不差!“小猪佩奇”真是个好老师!

孙子的喜怒哀乐无不牵动爷爷的心,但我很无奈,因为我无力摆布气候环境。好在嘟嘟适应性强,两周之后就习以为常了,不再为环境天气而烦躁沮丧。

在襄阳嘟嘟总是缠着姥爷姥姥去公园,这里可看蝴蝶翩翩起舞,可听鸟儿欢快歌唱,可欣赏潺潺流水鱼儿游荡,还有金色的沙滩能让孩子们尽情撒欢,市内公园他玩遍了仍屡去不厌。可重庆毕竟不同于襄阳,重庆太大了。我们住的小区比较偏僻,周边没有公园,没有景点,没有大型商场,打车也不方便。在长达五个月的时间里,还没有带他看景点、逛公园,委屈孙子了。但他很懂事,似乎明白疫情期间不便外出,一直没提过此类要求。这样一来我带孙子局限于本小区这个圈,这同孙悟空划的圈有相似之处,圈外有风险,我不敢越雷池一步。于是乎小区的林荫道、活动娱乐场和地下停车场便成了我们常去的地方。活动范围受限而快乐无限。林荫道上,爷孙牵手相视笑,天伦之乐尽逍遥。树多自有鸟投林,白头鹎,画眉,百灵,斑鸠,杜鹃等等鸟类繁多,鸣声悦耳,燕雀腾飞,嘟嘟喜不胜收。一只鸟单飞,不停的鸣叫。他着急了慌忙喊我:“爷爷,小鸟找不到妈妈了,怎么办呀?”我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背笑着说:“用不着担心,小鸟丟不了,妈妈会来找它的。”我借题发挥:母爱是一种本能,有个成语叫“儿行千里母担扰”,比如你在姥姥家,妈妈经常给你打电话,和你视频……知道小鸟能回家,他如释重负,快乐得像一只小鸟又蹦蹦跳跳起来。

小区树木多,种类也多,这与山城雨水充沛有关,树木生长茂盛,郁郁葱葱,叶子油亮油亮的,爷孙常常因树而谈笑风声。一天嘟嘟指着一棵大树问我:“爷爷,这树怎么长这么多胡子呀?”这棵树有两抱粗,树冠覆盖200多平方米,小区的人把这地方当作地名,称之为“一棵树。”这种树我在南方一些地方见过,可不知道树名,同样不清楚它为啥会长胡子。在孙子面前我总显得知识浅薄,没办法,只有先当学生,后做先生,立即向我的排长家在四川的杨瑞光战友请教。他看了图片很快回复。我现学现卖,于是嘟嘟记住了这叫榕树,向下悬垂的须不叫胡子叫“气生根,”其功能吸收水分和养料,在它的作用下,榕树生长更快,树冠可覆盖6000多平米,有“独木成林”之说。

“一棵树”上方60米处有个“景点”叫“观景水池,”这地方我们也常来。水池有两个,上高下低两池连接。上面的水池是长方形,水面漂浮似荷叶的植物,流水潺潺,称为“荷塘”;下边一池呈半圆形,有假山却少植被,有喷泉装置却没见喷泉,池里养过金鱼,但这里鱼儿都短命。如此这般仍不影响孩子们的雅兴,池水清澈,虽看不到鱼儿摆尾,可孩子们对着池水欣赏自己也是乐趣。一日池里放养两只小乌龟,等了半天没见着,嘟嘟催我快给乌龟打电话,我笑着说:“乌龟太小,妈妈没给它买手机。”我想这只是个玩笑,算不上骗人。我抬头看着荷塘上方“严禁嬉水”的警示语,便提醒孩子们不要爬池墙,更不能玩水。没等我说完,嘟嘟迫不及待的抢过话茬,绘声绘色地讲起司马光砸缸的故事:“司马光抱起一块大石头,嘣的一声,把缸砸个大窟窿,水哗哗的流出来,落水的孩子终于得救了。”末了,他不无得意地告诉小伙伴:“司马光是光山人,我爷爷的老家也是光山的。”孙子咋想的,不得而知。我进一步提醒,这墙是石头砌的,很结实,用石头是砸不破的……孩子们学着我的家乡话:“司马光砸缸砸不破!”他们的天真把我逗笑了。

转眼五个月过去了,看来,疼孙子真是没白疼。我和老伴为孙子忙前忙后的同时,也收获了孙子带给我们的好心情。这不,嘟嘟又讨好奶奶了:老伴在厨房忙着,他仰着小脸问:“奶奶做啥好吃的呀?好美味;”老伴沉默不语时,他安慰着说:“奶奶,开心点!别生气;”老伴有高血压病,每天早晨按时吃药,于是他经常把药瓶递给她:“奶奶吃药,吃完了让爸爸给你买……”孙子对我也很暖心。地下停车场有很多名车,嘟嘟最喜欢的是“宝马”,每次去都拉着我看宝马车,并对我说,等他长大后,给我买宝马。我也表示,爷爷好好活着,耐心等待孙子的宝马。他还时常向我献殷勤,说得最多的两句话:“爷爷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“我最喜欢爷爷!” 一天他当着姐姐的面抱着我,又说起“我最喜欢”的那句话。我被感动了,抚摸着他的头说:“真乖,真是爷爷的“二狗子!”姐姐觉得挺好玩,忍不住喊了一声“二狗子!”嘟嘟不乐意了,似乎感觉有辱人格,摇着我的手说:“我不是二狗子,是二宝,是爷爷的乖孙子!”我连忙纠正:“对不起,爷逗你玩的,嘟嘟是二宝子,是个乖孙子!”也有搞笑的时候,他时常劝我:“看手机多了,对眼睛不好。”言之有理,我改就是了。可一转眼,他顺走我的手机自个儿玩起来。此时我想起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故,好气又好笑,随口一说:“坏毛病!”嘟嘟不服反驳道:“不是坏毛病,是好毛病!”我自认还有点墨水,却头次听到“好毛病”一说,在学问面前我被孙子淘汰出局。他还特别喜欢黏我,吃喝拉撒非我不行。因疫情封控儿媳吃住在单位,一个多月没回家,嘟嘟晚上跟我睡。一天晚饭时姐姐故意逗他:“晚上你跟爸爸睡,我跟爷爷奶奶睡。”他默不作声,没点头同意也没摇头反对,他一向吃饭很慢,这次却很快,碗一放,立即钻进被窝里,心想,这地方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!
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,可我一直忘不了那美好的时光以及美好的承诺。不知嘟嘟今天是否来电话?我期盼着。

编辑:李志明